Android RIL结构分析与移植2

来源:互联网 发布:网络推广团队架构薪资 编辑:程序博客网 时间:2020/11/28 01:44

1.4.Android RIL中初始化流程分析:

●Rild的初始化流程

初始化流程从rild.c中的main函数开始,它被init守护进行调用执行:

首先在main()函数内会首先通过dlopen()函数加载Vendor RIL(在自带的参考实现中为librefrence_ril.so)。接着调用RIL_startEventLoop()函数来启动消息队列机制。

调用librefrence_ril.so的RIL_Init()函数来进行Vendor RIL的初始化。RIL_Init()函数执行后会返回一个RIL_RadioFunction结构体,这个结构体内最重要的成员就是onRequest()方法。onRequest()方法会被dispatchFunction调用,也就是说dispatchFunction调用是程序流从rild转入Vendor RIL的分界点。

RIL_register()函数将实现两个目地,一个是将RIL_INIT中获得的RIL_RadioFunction进行注册,rild通过此种方式保证自己持有一个RIL_RadioFunction实例,第二个是将s_fdListen加入到消息队列机制中,开启s_fdListen的事件监听。

●Vendor RIL的初始化流程:

RIL_Init被调用后首先通过参数获取硬件接口的设备文件或模拟硬件接口的socket。(参见上文中对reference-ril文件夹的介绍)

接下来是创建mainLoop线程,并跳入到线程内执行。mainLoop会建立起与硬件的通信,然后通过read方法阻塞等待硬件的主动上报或响应。mainLoop还会调用initlizeCallBack()函数来向radio发送一系列的AT命令来进行radio的初始化设置工作。

1.5.Android RIL中request流程分析:

上层应用开始向rild通过socket传输数据时,通过RIL消息队列机制,s_listen_event的回调函数listenCallBack将会被调用,开始进行数据流的分析与处理。

接下来,s_fdCommand = accept(s_fdListen, (sockaddr *) &peeraddr, &socklen),获取传入的socket描述符,也就是上层的java RIL传入的连接。

然后,通过record_stream_new()建立起一个RecordStream, 将这个record_stream与s_fdCommand绑定, RecordStream实际上是一个用于存放数据的结构体,这个结构体提供了一些操作类来保证这个RecordStream所绑定的文件描述符被读取时里面的数据会被完整读取。

一旦s_fdCommand中有数据,它的回调函数processCommandsCallback()将会被调用,processCommandsCallback()通过record_stream_get_next阻塞读取s_fdCommand上发来的数据, 直到收到一完整的request。然后将其传递进processCommandBuffer()函数,processCommandBuffer()正式进入了命令的解析部分。

每个接收到的命令将以RequestInfo的形式存在。从socket过来的数据流,是Parcel处理过的序列化字节流, 在这里会通过反序列化的方法提取出来。最前面的是request号, 以及token域(request的递增序列号)。request号是一个CommandInfo,它在ril_command.h中定义。

接下来, 这个RequestInfo会被挂入pending的request队列, 执行具体的dispatchFunction(), 进行详细解析。

dispatchFunction方法有着多种实现,如dispatchVoid, dispatchString, 它们的调用取决于Parcel的参数传入形式。比如说在dispatchDial方法中,Parcel对象将被解析为RIL_Dial结构。这是disptachFunction的任务之一,它的另一个任务就是调用onRequest()方法,并将解析的内容传入onRequest()方法。

从onRequest方法开始,程序控制流脱离了RILD,进入到了Vendor RIL中。

onRequest方法会通过传入的请求类型来调用指定的request×××()方法,request×××()方法则负责组装AT指令并下发给at_send_command()方法集合中的一个,这个方法集合提供了针对不同类型AT指令的实现,如单行AT指令at_send_command_singleline(),短信息指令at_send_command_sms()等。

最后,执行at_send_command_full(),再通过一个互斥的at_send_command_full_nolock()调用,完成最终的写出操作,在writeline()中,写出到初始化时打开的设备中。

需要注意的是:at_send_command_full_nolock()在将指令写入radio后并不会直接返回,而是通过条件变量等待响应信息,得到响应信息后会携带这些信息返回。具体流程可以参考下面的response流程分析。

1.6.Android RIL中response流程分析:

AT的response有两种,一种是unsolicited。另一种是普通response,也就是命令的响应。

response信息的获取在readerLoop()中。由readline()函数读取上来。

读取到的line将被传入processLine()函数进行解析,processLine()函数首先会判断当前的响应是主动响应还是普通响应,如果是主动响应,将调用handleUnsolicited()函数,如果为普通响应,那么将调用handleFinalResponse()函数进行处理对响应串的主要的解析过程,由at_tok.c中的各种解析函数完成,提供字符串分析解析功能。

●对主动上报的解析

handleUnsolicited ()方法处理主动上报,它会调用onUnsolicited()来进行进一步的解析,这个函数在Vendor-RIL初始化时被传入at_open()函数,onUnsolicited只解析出头部(一般是+XXXX的形式),然后按类型决定下一步操作,操作为 RIL_onUnsolicitedResponse和RIL_requestTimedCallback两种。

在RIL_onUnsolicitedResponse()函数中,通过Parcel传递,将 RESPONSE_UNSOLICITED,unsolResponse(request号)写入Parcel,然后调用对应的responseFunction完成进一步的的解析,将解析的数据写入Parcel中,最后通过sendResponse()→sendResponseRaw()→blockingWrite()→writeLine()将数据写回给与应用层通信的socket。

在RIL_requestTimedCallback()函数中。通过event机制实现的timer机制,回调对应的内部处理函数。通过internalRequestTimedCallback将回调添加到event循环,最终完成callback上挂的函数的回调。比如 pollSIMState,onPDPContextListChanged等回调, 不用返回上层,内部处理就可以。

●对普通上报的解析

IsFinalResponse()和isFinalResponseError()所处理的是一条AT指令的响应上报,它们将转入handleFinalResponse方法。

handleFinalResponse()函数会将所有响应信息装入sp_response,这是一个ATResponse结构,它的成员包括成功与否(success)以及一个中间结果(p_intermediates)。

handleFinalResponse()在将响应结果保存至sp_response后, 设置s_commandcond这一条件变量,此条件变量由at_send_command_full_nolock等待。

at_send_command_full_nolock获得到了完整的响应信息(在sp_response中),便开始进行响应信息的处理,最后由RIL_onRequestComplete将响应数据序列化并通过sendResponse传递至与应用层通信的socket,这一部分与RIL_onUnsolicitedResponse()函数的功能非常相似,请参考对主动上报的解析部分。

2.Android RIL与 WindowsMobile RIL

Android RIL与WindowsMobile RIL 在设计思路上都是作为一个radio的抽象,为上层提供电话服务,但在实现方式上两者有着一定的差异,这种差异的产生主要是源自操作系统机制的不同。

Android RIL被实现为HAL,相对于windows mobile中被实现为驱动的方式,Android RIL模块的内聚性更为理想,可维护性也将更强,你也可以把Android Ril 看做一个中间件。Android RIL部分的开发工作,只需要拿到相应的radio文件描述符,就可以进行操作,无需关注radio的I/O驱动实现。

2.1两者在与应用通信上的实现对比

WindowsMobile RIL在实现与应用的通信时提供了RIL Proxy,在这个层面中它定义了大量的RIL_***()函数来作为电话服务请求。这一点与Android RIL的实现比较相似,Android RIL中在ril.h内提供了一系列的宏来定义电话服务请求。

在Android中的rild功能类似于windows mobile RIL的RIL proxy。它同样也是起到一个中介的作用,为上层接口向下传递请求,并上传回响应。在windows mobile RIL中要为每一个应用程序客户提供一份Ril Proxy实例。

对于这两种操作系统平台,RIL所定义的所有请求是不可更改的。

2.2两者在线程结构与回调机制上的对比

在windows mobile的设计中,request与response被设计为异步执行的,他们分别使用两个队列来对它们的异步行为进行管理,执行命令下发和上报命令处理的过程也互不影响,下发命令与命令的相应响应之间的依赖关系由应用程序来捏合。

在android ril中的request与response设计与windows mobile不同,它的命令与响应之间是同步的过程。也就是说一条命令被下发后,将等待执行结果,并进行处理,再上向上层发。而不是直接异步的进行处理和向上发送。

3.Android RIL porting

3.1.命名

要实现某个无线模块的RIL,需要创建一个实现了所有请求方法的共享库,保证Android能够响应无线通信请求。所有的请求被定义ril.h中。

不同的Modem使用不同的端口,这个在init.rc中设置。

  Android提供了一个参考Vendor RIL,RIL参考源码在reference-ril。

  将你自己的Vendor RIL实现编译为共享库形式:libril-<companyname>-<RIL version>.so

  比如:

  libril-techfaith-124.so

  其中:

   libril:所有vendor RIL的开头

   <companyname>:公司缩写

   <RIL version>:RIL版本number

   so:文件扩展

3.2.Android RIL的配置与加载

在init.rc文件中,将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Android RIL的加载。

service ril-daemon /system/bin/rild -l /system/lib/libreference-ril.so -- -d /dev/ttyS0

也可以手动加载:

/system/bin/rild -l /system/lib/libreference-ril.so -- -d /dev/ttyS0

这两种方式,都将启动rild守护进程,然后通过-l参数将libreference-ril.so共享库链入,libreference-ril.so的参数-d是指加载一个串口设备,/dev/ttyS0则是这个串口设备的具体设备文件,除了参数-d外,还有-s代表加载类型为socket的设备,-p代表回环接口。

3.3.Android RIL的编译结构

rild:

被编译成可执行文件,rild以守进程的形式执行。

libril:

将被编译为共享库,并被链入rild。

Vendor RIL:

可以以两种方式来运行,如果定义了RIL_SHLIB宏,那么它将被编译成共享库,如果没定义RIL_SHLIB宏,它将以守护进程程序的方式被调用执行。

原创粉丝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