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大学生竞聘搓澡工

来源:互联网 发布:矩阵的k次幂等于多少 编辑:程序博客网 时间:2021/08/03 18:11
 

    前两日见报纸上载:北京两千多名大学生应聘一个洗浴中心的搓澡工职位,且绝大多数应聘者对搓澡、捏脚之类表示认可。本不想乱发议论,觉得社会无可奈何到如此,发议论也是枉然,殊不知今日又有瓜分报纸版面者出中庸而公允之言,便有点情绪不稳定了,于是要说话了。

    议者多半心平气和呈欣慰状,赞赏大学生以卑微的低姿态进入市场的心态和姿态,言下之意,当然这是需要肯定并加以推广发扬的时代精神了。仿佛全中国的大学生都这么干之后,中国的人才就各得其所了,资源就不浪费了,社会就和谐了。我真是难以断定他们的心在笔下的沙沙声中有没有惭愧:如果自己的儿子四年大学毕业,兴高采烈去竞聘搓澡工,他还能不能欣慰地加以全方位的鼓励。

    我想说的是,我很悲哀!社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缓解就业压力,究竟赢得了什么?莘莘学子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进入市场,究竟有什么值得赞许?

    我们的教育是一个病态的教育。它大规模地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所谓人才,但是社会却并不打算加以合理利用。中国的人才浪费是惊人的,有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算了一个账,认为2005年我国人才浪费导致的经济消耗和损失超过9000亿元。这怪谁?怪我们的大学生好高务远吗?怪他们不肯低姿态应战吗?中国的俗话是:学以致用。但是我们的教育和客观的社会现实让这个简单的道理沦为空想主义。国家大把大把的资金投进教育,一代又一代的人苦心积虑,教育部的同志们闭门造车,高校为了赚钱疯狂地招生,渊博丰富的知识把未来一代武装到牙齿。然而培养出来的学生,社会接纳不了,容纳不下,学校的知识和社会的需求脱节。有志青年学得屠龙技艺,天下却无龙可屠,于是开始“捏脚”!用巨大的资金浪费来支撑巨大的人才浪费,算不算中国特色?

    我们的社会不只是有个病态的教育体系,还有个病态的就业体系。整个社会的就业格局,是对理想和现实的残酷割裂,对兴趣和生存的无情肢解。绝大部分的人游离在理想之外,游离在兴趣之外,所以他们工作起来没有激情,懒散起来没有限度,一切都得靠钞票来刺激,所以他们才厌恶工作,常常苦闷,倍感压力。捏脚的兄弟们,他们占据了本来想捏脚的兄弟的位置,使别人不得不另找一份自己不想干的工作;而又有一批兄弟们,正是他们因为占得先机,所以占有了这批不想捏脚的兄弟的位置;而他们,也是无奈的,也是被人占了山头,只好到这里来混日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一个恶性循环。能够得到理想的职业的人,只是极少数人,且这极少数人当中,相当一部分人也并非刚好适合或者刚好喜欢,不过是因了过高的收入或者过硬的人际关系而已。目前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让人就业的,人人都很委屈,人人都很压抑。到这个份上,倒真只好调整心态了,因为无法调整社会。所以我们的先生们,就积极帮助我们调整心态,而决不打算调整社会。

    慈悲的劝世者以为自己的逻辑严密,这样的为人善良,驯良的信徒必能“取得不俗的成绩”。姑且先相信这不是一番鬼话,算一算为了赢得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不俗”机会需要付出的代价。首先,如前所说,学的知识是白学了,因为捏脚好像不大需要四年寒窗那么深厚的功底,文盲也是可以捏脚的。再次,四年青春算是虚度,早知今日要来捏脚,还不如高中毕业就找个捏脚高手当师傅,四年过去,自己早已成为师傅,可以来教这批新就业的大学生。第三,四年所花的父母的钱、国家的钱,所占国家的资源、自家的资源,全都白白浪费,又为外国人断定中国人非常浪费增加口实。第四,四年学得的知识,倘若不得机会加以巩固,要想维持水平已经很难,更别说随时代而前进。待若干年捏完脚出来瞅到机会操本行,已经不会本行了,只好继续捏脚。到时候看着就业条件好的同学在业务上精进,自己是无论如何只好低着头走路的(请别怪社会世俗,社会就是这么俗的)。第五,就算捏脚对于锻炼一个人埋头苦干的毅力和心理的价值无可限量,又焉能说学以致用不能具有同等价值。“塞翁得马,焉知是福”,你就那么肯定别的锻炼不能让他们“取得不俗的成绩”?!

    现在的大学生,为了生存的压力,抛弃专业,低姿态就业,已经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心里自有说不出的滋味(当然不排除有人是的确就想来捏脚的,那另当别论)。我们没有积极想办法去帮助他们学以致用,却拿一堆假大空的议论来搪塞别人,装裱自己,我真有无地自容的羞愧。

    知识沦落到这个份上,是对伟大的教育和和谐的社会的辛辣的讽刺。我为知识志哀,也为我们新一代大学生志哀!

(yzbo2000@163.com  2007-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