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岩山探险

来源:互联网 发布:linux ls 编辑:程序博客网 时间:2024/07/24 02:41

2009-04-26   Lexlin

   今天爬了灵岩山,同去的是三个同事:师弟同事、浩子和圣王。本来是爬山,我们却把它弄成了一次探险,别有新意的。

   灵岩山是座小山,山头有一些台阶,2旁不时的可以看到几个道士打扮的,在摆摊卜卦算命。才上了几处台阶,圣王就嚷着要休息了,被我们狠狠鄙视嘲弄了一番。昨天打了一下午篮球,大腿也被撞了,爬的时候有些疼痛,累倒没觉得。路上有一些轿子,老年人爬不上去就可以由人抬上去的,可怜的圣王莫不是想坐轿子了。灵岩山的确是不大,一路的谈笑而上,没多久便到了山顶。

   小小一个山顶,挤满了人,几乎都是年青的男男女女,有些坐下聊天,更多的是站着,也有摆pose拍照留恋的。从山顶往下鸟瞰山脚下,葱葱郁郁的密林远处,大大小小的房子整齐的排布着。山的确不高,很难体会到“一览众物小”的境界,不过终究是山顶,微风吹过,也凉爽惬意的。我突然想起大学时候登学校瑜家山的情景,也是和3,4个同学,一路的小冲着上山,没多久便到山顶,而山顶又实在没有旖旎的风光可观的,的确有意犹未尽、意兴阑珊之感。提到瑜家山,于是又和师弟一起缅怀了一下学校的瑜家山、防空洞等。

   准备下山了,浩子和我的意见相同,就是绝不原路返回。于是浩子被委命为正印大先锋,我则是二号大先锋。浩子负责在前面探路,负责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我则负责接应或是开辟新的路线。

   开始还有隐约可见的小路和乱石可以寻迹而行,当到半山腰的时候,就到了绝壁的边沿。有对小情侣在那谈心,可能我们的到来影响了他们,很快的他们便离开了。绝壁旁边有一件衣服落下来,我们开着玩笑说,是不是要和欧阳锋一样,披这件衣服纵身跳下去,或是用周星驰的无敌风火轮滚下去。

   我不得不佩服浩子正印大先锋的专业精神,由于是绝壁,我想到的是返回,再找别的出路。而浩子则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密林丛中,我看那林子太密,而且很多的刺树在里面,于是等着看浩子什么时候能回头。开始还可以和浩子对话,到后来干脆一点他的动静都无,于是我们也不得不钻进了密林,找寻浩子的踪影。

   由于正印先锋不在,咱这个偏先锋,只能硬着头皮冲在前面了。也不知道浩子怎么钻过去的,偶左冲冲右突突,手被刺了好几下,身上也被刮了,每次被刮都不忘嘟喽一句“幸亏我拼命的护住了脸”,然后又继续钻着。最后总算过了那个密林,却又是另外一个绝壁。这个时侯可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上面是密林,下面是陡石。我们谈笑着说是不是该叫个救援直升机过来,把我们救走后,再叫人寻找浩子。浩子的电话却打过来了。在我们一致的严正要求下,浩子要沿原路返回,然后给我们领路。没想到的是,浩子居然真的从看着的绝壁下爬了上来,看来我们寻过来的路还是对的。不过这个陡石都能下去,真佩服浩子的勇气!

   寻路的工作又重新开始,由于有之前的教训,我就紧紧跟着浩子,师弟和圣王则在后面不停地问“找到路了吗”,为了防止他们气馁,我总是大声回着“前面已经豁然开朗了”。结果却是浩子和我钻进了一个更深的密林,我们都要蹲下来,头钻一下,然后迈一步,浩子在前面钻着,突然告诉我说他那边不行了,好像是死路,让我找找别的路试下。后面的2位大仙还没跟上来,我和浩子都各自找着路。所幸的是车到山前必有路,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可以通过的地方,蹲着身子慢慢挪阿挪的,过了那个小密林,来到了有粗树的地方,虽然路还是很滑,不过终于人可以直起腰来走了。

   后面2位大仙终于赶过来了,隔着老远,我告诉他们“终于豁然开朗了”,结果被告之“你一直叫豁然开朗,结果越来越难走”。看来这个“豁然开朗”也变成了“ 狼来了”。有了浩子在后面压阵,我一个人在前面开着,一路在密林、乱石中钻阿跳的。几次差点滑倒,好在身体柔韧性不错,一路有惊无险的。终于看到一些石碑,一口气我就直冲下去,没想到,那个密林还挺陡的,半天没收住势,一路直冲到石碑那边,连蹦带跳的,才算是定了下来。稍等片刻,他们3个也都到了。

   石碑处是个墓地,一块大石碑上写着“韩世忠墓”,原来大名鼎鼎的韩世忠将军的墓穴居然也坐落在这里,本来准备拜祭一下英雄,却发现这里人烟罕至,一派凄凉落魄的气象,除了一块石碑大略的记录着英雄的事迹。于是悻悻而退。

    找到正常的路,又要开始找如何回去的路,因为这里根本见不到taxi的。于是师弟开始说他的“器材至上说”:下次爬山一定要穿专业的衣服、鞋子,要带攀爬的钩子工具,还要有GPS定位工具。而我则说“费那事干嘛,直接逢路就走,遇人则问”。师弟说他是器材派,而我则是典型的自由派。不过自由派还是能找到路的,没有问一个人,只是边聊边走,不一会我们便又回到上山的入口。

   浩子突然说今天是他阴历生日,我们都祝他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于是午饭就由他慷慨解囊了。吃的龙虾大餐,喝了些啤酒,挺丰盛的。席间还不忘展望一下也即将生日的师弟的大餐。

   之前曾参加过团队的探险,不过没觉得有什么险的,因为路都已经被人开出来了。偶尔在绝壁上拉个绳子,走一下铁索桥什么的,只要没有恐高症,就都没事。今天说是探险,主要是因为在前路不可知、后路又不可退这样的真实情况下,披荆斩棘寻找出路。好在我是穿着长袖衬衣去的,不过密林中双手也被刺刮伤过好几处。可怜的浩子则穿着短袖T恤,2个胳膊都是刮痕。总体说来,这次探险与单纯的爬山下山和报团探险相比,是有趣也有意义多了。

   和有趣的人在一起,自己也会变得有趣起来,就算有阴霾、伤感,也会一扫而空。原来开朗、大气是个相互的东西。也许碰到不同的人,我们所处的角色也会不同,然而哪种才适合自己,哪样才开心,只有自己知道。

0 0
原创粉丝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