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就老扔我的橡皮,

来源:互联网 发布:泛微邮箱服务器端口 编辑:程序博客网 时间:2021/04/12 15:00
死党说我们在耍花腔,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我从不对他有好感,他自然也不会喜欢我这类型。他只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
       上学时我总会有多迟就多迟去,因为不想看到他。只要我一回到学校他就会逼我帮他写作业,不写就用笔扎我。当时我自卑,内向,只敢屈服不敢投诉。就这样,我成为他写作业的工具和玩弄的对象。他说过我是全班最丑的女生,这让我更自卑。我头发自然卷,满脸水痘印,自然也成为“突出”的人,因为他的一句"方便面",我便成为全班口中的方便面。对,我头发是卷,是突出了点,也不至于是方便面吧?
              
      我恨他,打心底的恨!从此,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赶快调位,赶紧结束这地狱般的生活。
      也许老天真的会眷顾丑女孩吧,被他折磨了45.5天又2小时后老师终于要调位了。成为我同桌的是另一男孩,他叫薛浩坚。刚成为同桌,我们都有点羞涩,彼此都不说话。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可以借一下你的橡皮吗?”我把我那粉红色的小猪型的橡皮递给他,他笑着说:"你橡皮真可爱,谢谢。”他的笑很温暖、很温暖。我第一次发现其实他很帅,我摸摸自己的脸,热热的,照照镜子,看到的是红的能与熟透的苹果一拼的脸。
       从此以后我都会早早的到学校,为的是什么我不知道,隐约觉得自己又好像知道。
       肖涛会抢我的橡皮扔来扔去,而他会很有礼貌的向我借。肖涛喜欢损我,而他会赞美我--的橡皮。也许是我开始喜欢他了才觉得他好。也许只是因为他与我的前任同桌有天壤之别,所以我才把连同我本应对肖涛的友好都倾注给他,但这只是友好吗?我不知道。也许还因为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
      直到有一天,班上传出他与班花交往的绯闻,我感觉到我的心会痛我才确认不是因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的荷尔蒙被他几激起了。对,我是喜欢他了。
      我依然早早的到学校,因为能看到他我就觉得开心。当看到他和班花打情骂俏时我知能躲在角落里,因为这里不属于我,就连我站的地方都没。
      一直都是王子配公主,丑小鸭变白天鹅的童话根本就不存在,我又何必奢侈和他在一起呢?像我这样的“方便面"除了可以躲在角落里羡慕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还能做什么?
      慢慢地我看透了,看见一个帅的就暗恋一个,越来越容易喜欢上别人,对浩坚的好感也就慢慢的淡了。也许是他不喜欢我我也就不必再喜欢他,也许是因为我根本没想象中那么喜欢他。
     初一,刚刚进入青春期,然而我卑微的暗恋是花心还是情窦初开我不知道。
           二
                               荷尔蒙泛滥
      初二了,依然是一个人。多了的只是青春痘。"方便面”+水痘印+满脸痘痘=什么?你可以想象吗?这也许等于丑小鸭掉光了毛,连唯一可以掩饰自己的丑的东西都没了。
    和许多花痴一样,一开学最关心的当然是我们班帅哥多不多。在几十双眼中,有一双眼刺中了我,他就是杰。我又喜欢他了。当然,我还喜欢我们班的几个帅哥,但最喜欢的还是他,因为他最帅。的确除了帅我找不到他其他优点。
    经过一个学期的相处我发现我暗恋的都是除了帅什么都没有,我也很疑惑,我的荷尔蒙就那么泛滥吗?
                            三
                     荷尔蒙成熟
   随着青春树的叶子一片一片的掉落,年轮一圈一圈的增加,转眼就到了初三。我拉直了头发,“方便面”不见了,但水痘印和青春痘依然在。所以我还是来连走路都要低着头的自卑。
         脱去初一初二的稚气,初三的我似乎成熟了点,也没那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了。但喜欢上就很难忘记。
        我喜欢上我的后桌,是很喜欢很喜欢。但也很是很卑微的喜欢,甚至比前几段暗恋更卑微。我不敢跟他说一句话,连望他一眼都不敢。
       他叫周栋,他没有浩坚和杰的帅气,但他是我至今为止最喜欢最喜欢的唯一。很奇怪吗?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他很幽默,他总能让周围的人快乐。这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他是体育尖子。校运会时他参加了跳高,那时有微雨,但没被推迟。我去看了他的比赛,他很厉害,跳高的姿势也很帅。我们班的女生大喊:“周栋,加油!”我嘴说没喊,因为我拍他看出来我喜欢他。但我在心里歇斯底里的喊了。要知道,我比谁都希望他拿第一。雨渐渐的大了,我没伞,我就这样站在雨中看他比赛。他果然拿了第一名!雨水顺着脸颊滑落,是甜的,很甜!
       他很优秀,是班长,也是全班稳稳的第一名。我与他的距离就像是火星和地球一样的距离一样,火星和地球都有可能撞上,那我和他有可能撞上吗?
        他恋爱了,也是,像他这么完美的人怎么可能没女朋友。但对象是我最好的朋友--丽。班里的人八卦的讨论是谁泡谁,很多人都说:“百分之一百是丽泡他,周栋怎么会看上她。”这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因为事实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丽高兴的跑来跟我说他们交往了,我楞了。但我能怎样?大哭吗?告诉她我也喜欢他,叫她不要跟他交往吗?这些我都不能,甚至是不敢,因为我怕任何一个人知道我暗恋他。我能做的就是强挤出一丝笑容说:"真的吗,太好了".然后回到家躲在角落里抽泣。
        从那天起,我开始有写日记的习惯。因为我不知找谁倾诉我对他的情感,不能找父母,也不能找朋友,更不能找丽。能找的只有这本写满他的日记本。真的,日记本里全是他,写了他哪天特别开心,我那天也很开心。写了他哪天特别伤心,我那天也特别伤心。写了他哪天跟我说了哪句话,那句话我也背得滚瓜烂熟。写了。。。。。。
       他晚修下课后没走,而是留在教室写作业。我也没走。我想努力学习,希望能跟他考上同一所高中,即使我们不能再一起,但只要每天看到他就好。在宿舍熄灯的前十分钟他才走,我是跟丽一起走的,而丽是跟着他一起走的,所以我们是一起走的。这样,我就能躲看多他几分钟了。看,我的暗恋卑微到这程度!当然,我也不至于连一点自尊都没。我走在他们后面,尽量不当电灯泡。看着他楼这她有说有笑的背影,我的心在滴泪!
       拿到录取通知书是,我仿佛跌入了谷底。我跟他没在同一所学校,我跟他的距离注定越来越远,也证实了火星是不可能撞地球的。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在微博里悄悄的关注了他,他在微博里发的那几首歌名我全都搜索来听了,其中《洋葱》里的:     如果你眼神能够为我片刻的降临
如果你能听到心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