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中国版的“大博弈”

来源:互联网 发布:数据可视化展示方案 编辑:程序博客网 时间:2021/10/19 08:53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编者按】历经20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再一次把视线投向国境之外。为寻找更多投资和贸易机会,创建一条现代版丝绸之路,已成为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导下的重要发展战略。在经济减速和军力上升的背景下,“新丝绸之路”对界定中国的世界地位,及其与邻国的关系具有重大意义。FT中文网于今日推出聚焦“新丝绸之路”系列报道,本文为该系列第一篇,欢迎关注。

“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公元前1世纪的中国历史学家司马迁写道:“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

司马迁描述的是汉朝传奇般的盈余财富。在那个时代,中国首次向西和向南扩张,建立了从古都西安一路通达古罗马的贸易路线,即后来所称的“丝绸之路”。

时间快进两千年,随着中国的盈余财富再次增长,对于扩张的讨论又一次出现。没有任何绳子能把中国位居世界之首的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串起来,而除了满溢的粮仓,中国还有严重过剩的房地产、水泥和钢铁。

经过20年的高速增长,中国再一次把视线投向国境之外,寻找投资和贸易机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从昔日的帝国辉煌中寻觅类似于“丝绸之路”的灵感。创建一条现代版丝绸之路,已成为中国在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具有标志性的外交政策倡议。

“这是人们在历史课上记住的少数几个不涉及硬实力的名称之一……中国想要强调的也正是这些积极的联想,”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中国史教授瓦莱丽•汉森(Valerie Hansen)说。

习近平的宏图大志

如果只看中国承诺的总额的表面,新丝绸之路将成为继美国领导的重建战后欧洲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之后规模最大的经济外交项目,覆盖总人口逾30亿的几十个国家。其规模彰显出宏伟的抱负。但在经济减速和军力上升的背景下,这个项目承载了界定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及其与邻国关系(有时紧张)的重大意义。

专家们表示,在经济上、外交上和军事上,北京方面将利用这个项目确立其在亚洲的地区领导地位。对一些人而言,此举阐明了北京方面建立一个新势力圈的渴望,是19世纪英国和俄国在中亚争夺控制权的“大博弈”(Great Game)的当代版本。

“丝绸之路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可以追溯到两个最伟大的中华帝国,汉朝和唐朝,”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贾拉南国际问题研究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邬宏远(Friedrich Wu)教授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适时的提醒,告诉我们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正在建立一个新帝国。”

根据前官员们的说法,新丝绸之路的宏图最初是在中国商务部内部低调诞生的。为了找到方法消化钢铁和制造业部门产能的严重过剩,商务部官员开始制定一个促进出口的计划。2013年,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宣布了“新丝绸之路”,使这个项目首次获得最高层领导的公开支持。

今年3月,就在各方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上升之际,习近平就这一计划发表了第二次重要讲话,使这个计划迅速演变为一项重大政策,并获得了一个更加拗口的名字:“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一带”指的是连接中亚、俄罗斯和欧洲的陆地贸易路线。有些奇怪的是,“一路”指的是途经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海上贸易路线。

在一些国家,北京正在推动一扇大开的大门。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中国和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在2000年后大幅增长,在2013年达到了500亿美元。现在,为了更便捷地获取其继续发展所需的资源,中国希望建造道路和管线。

今年早些时候,习近平开始提供“一带一路”的更多细节,宣布规划中的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将包含460亿美元投资和信贷,该走廊将以阿拉伯海港口城市瓜达尔(Gwadar)为终点。4月,北京方面宣布计划,将620亿美元外汇储备注入三家国有政策银行,由其为新丝绸之路的发展提供资金。竞相将自己的计划与习近平的政策挂钩的官员和商界人士,似乎把一些已经在筹划中的项目挂靠在“一带一路”大旗下。

“他们只是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想做的事情提出了一条新口号,”一名西方外交官表示。

“这就像是一颗圣诞树,”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副主任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说,“你可以在上面挂上很多政策目标,但没人好好做过经济分析。他们投入的政府资金不够;他们希望能够引入私人资本,但私人资本愿意投资吗?这些项目能不能盈利?”

除了提供一个一窥中国雄心的机会,新丝绸之路还打开了一个窗口,让世人得以了解北京方面制定宏观经济政策的方式——这些政策往往是即兴决定的,技术官僚们忙于补充高层含糊而且有时自相矛盾的说法。“一部分是自上而下,一部分是自下而上,但迄今中间没有任何东西,”中国一名前任官员表示。

“官僚体系中的其他人正努力赶到习近平插上旗子的地方,”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主任韩磊(Paul Haenle)表示,“这是习近平宣布的事情,官僚们随后不得不搞出一些名堂。他们必须给骨架添上血肉。”

3月,实权在握的中央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发布了一份长篇文件,名为《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其中透露了一些线索。这份文件在某些领域提供了大量细节——比如将会举行哪些书展——但在其它领域语焉不详,比如“一带一路”将包括哪些国家。秘鲁、斯里兰卡,甚至英国出现在一些半官方的路线图上,但在另外一些路线图中却没有出现。

然而,看起来是有一份完整名单的。4月28日,商务部宣布丝绸之路沿途国家占中国外贸的26%,这是一个非常精准的统计数字。然而,英国《金融时报》提出就国家名单提供更具体细节的请求没有得到回应。

也没有迹象表明这个计划的运作方式——是通过这个项目专有的官僚机构,还是通过不同部委和政策银行中专门设立的部门。随着外国政府和跨国银行热切关注北京方面隐晦的发言,试图理解其中的涵义,这种含糊和混乱引起了注意。

“如果我们想要与丝绸之路对话,”一个邻国外交官说,“我们不知道给谁打电话。”

随着中国的经济利益扩展到海外,其庞大的安全机构和军队很可能会扮演更大的地区角色。目前中国没有海外军事基地,并坚称不干涉他国内政。但正在拟定的一部反恐法律首次使中国可以在东道国同意的情况下把军人派驻到海外。

中国军方也热衷于从伴随新丝绸之路建设的政治和财政资源中分一杯羹。美国一名前官员表示,不止一名解放军高级将领告诉他,“一带一路”战略将包含一个“安全方面的组成部分”。

在不稳定地区开展的项目,将不可避免地考验中国避免卷入海外安全纠葛的政策。巴基斯坦调拨了1万兵力保护中国投资项目,而在阿富汗,美军部队迄今为一座中国投资的铜矿提供保护。

在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等国进行的港口建设,使一些分析人士质疑中国的终极目标是掌控军民两用的海军后勤设施,在必要时被用于控制海上航道的行动,这种战略被称为“珍珠链”。

争取到越南、俄罗斯和印度等心存警惕的邻国的信任,绝非易如反掌,而且还因为中国在其他地方不断炫耀军力而加大难度。比如在南中国海,中国咄咄逼人的海上领土主张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海军对峙事件。

出口过剩产能

奇特的是,世界上仅剩的(貌似)列宁主义国家之一似乎印证了列宁关于资本主义在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后需要输出资本的理论。并非巧合的是,丝绸之路战略的出炉适逢投资热潮过后的大规模产能过剩以及找到海外新市场的需要。

“建筑业增长正在放缓,中国不再需要大量兴建高速公路、铁路和港口,因此他们必须找到有这种需要的其他国家,”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汤姆•米勒(Tom Miller)表示,“一个明确的目标是为中国建筑公司赢得更多海外合同。”

就像马歇尔计划一样,新丝绸之路倡议看起来旨在利用经济好处来弥补其他方面的欠缺。中国西部边疆及其中亚邻居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新疆拥有中国最大的一些能源储量,是丝绸之路项目的关键,但新疆居住着躁动的穆斯林维吾尔人群。他们在文化上与土耳其相近,比中国沿海地区的居民贫穷得多,并寻求同北京分裂。近年该地区爆发了数起严重暴力事件。

俄罗斯在冷战后从中亚撤出,明年美国也将从阿富汗撤军。中国向中亚推进,在一定程度上将填补由此留下的真空。鉴于北京方面宣称中国正面临日益上升的恐怖主义威胁,设法稳定整个地区是当务之急。

但这么做的话,中国将继承在美国在“国家建设”努力中备受困扰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中国必须问一问,安全和稳定是不是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或者中国能否借助大量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来平息当地冲突?北京似乎相信可以做到。

对抗激进伊斯兰主义

如果这个策略不能奏效,中国将面对一些严峻的替代方案——或者转身撤离,或者承担陷入安全承诺和当地政治泥潭的风险。中国明确表示,不想取代美国在阿富汗的位置,也不把自己看成是地区警察。“中国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中国人民大学的南亚问题专家贾晋京表示。

北京的战略专家们认为,经济发展将使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中亚的激进伊斯兰主义丧失吸引力。但批评者指出,缺乏文化敏感的政策、高压治安、以及造福于汉族人但忽视当地人利益的经济策略,迄今只是让新疆的紧张态势升级。这个荒漠地区的石油储量占中国总储量的22%,煤炭储量占总储量的40%。

穿过巴基斯坦和缅甸的道路和管线最终将使中国避免另一个战略弱点——易被切断的马六甲海峡(Strait of Malacca),目前中国75%的石油进口要经过马六甲海峡。由于习近平的前任们实行了一项耗资巨大,旨在降低对海路进口依赖度的战略,目前中国一半的天然气从中亚经由陆路进口。

尽管一些邻国欢迎投资,但它们是否欢迎中国的过剩产能就不那么清楚了。其中许多国家自身也存在失业问题和表现不佳的钢厂,或者有志发展本国工业,而非从外部进口。

大规模投资还可能引发为中国取得经济主导地位(就像中国在缅甸和斯里兰卡所做的那样)、进而获得政治影响力打开闸门的担忧。但中国正希望,大规模支出的诱惑将是其邻国无法抵抗的重大激励措施。

“他们(北京)没有多少软实力,因为没什么国家信任他们,”龙洲经讯的米勒说,“它们或者不能,或者不愿使用军事力量。它们所有的,是大量的金钱。”

0 0